……不……不要再灌了……苦,好苦……不喝……拿开……」好娇软的嗓音哦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80
  • 来源:酥酥影院18禁止

  ……不……不要再灌了……苦,好苦……不喝……拿开……」好娇软的嗓音哦,像棉花糖,轻轻柔柔甜甜的,这不是她的声音呀!

  「咦!郭嬷嬷,你来听听,是不是我听错了,小姐在说话了?」一道女音不敢相信的轻呼,微颤着叫唤。

  于浓韵又嚐到苦味,忍不住又拒绝,「不……」

  「你说什麽我看看!」急促的脚步声靠近,于浓韵听见哽咽的苍老女音道:「啊!我也听见了,小……小姐的手动了,小姐好起来了,没事了……」

  郭嬷嬷是个约五十岁左右的老妇人,发鬓已出现银白霜色,虽因连日来照料小姐而疲惫,但此刻松了一口气,眼角眉尾有些笑意。

  「太好了,太好了,老天总算开眼了,保佑我们小姐度过一劫了,细柳你说是不是?」似巧是个十三、四岁的小丫头,容貌清秀,身子还未长开,看起来比同龄女孩要瘦弱些。

  「是啊,人总算是救回来了,就是不知道以後日子该怎麽过,我们这样到底算什麽……」细柳话没说完,眼神黯下。

  闻言,郭嬷嬷眼眶也红了,但她只能暗自感慨命不由人。「好了,不只以前那些糟心事以後在小姐面前少提,还要劝小姐想开些,小姐身子骨弱,只要有烦心事就会惹得身子更虚,你们往後伺候要更小心,至於其他事等小姐醒来再说吧,那也不是我们这些下人能议论的。」

  「是的,嬷嬷。」似巧跟细柳乖乖应声。

  「细柳,小姐把药喝下去了没?」能吃药身子就好得快,多养养也就壮实了。

  「喝了,喝了,不过一直喊苦,眉头皱得紧。」细柳一手扶着她家小姐的细肩靠在她身上,一手细心地舀着汤药,一口一口地吹凉再喂药,看得出她人如其名,心细如发,是照顾人的一把好手。

  细柳七岁就被买入府中从洒扫丫头做起,後来才贴身伺候主子,如今已过了十个年头,对她家小姐的喜好知之甚详,也是主子身边最得力的助手。

  比之似巧,细柳的容貌端正妍美,虽不比主子娇美,却别有一番韵味,尤其浅浅一笑时,一双上勾凤眼媚态横生,颇有风情。

  但之所以这样容貌的丫头能留在主子身边,便是因为细柳跟似巧不同,是卖断终身,她的卖身契在主子手中,她的美貌只能用在替主子笼络姑爷,不会出什麽乱子。

  而不像似巧、细柳两人的孤苦伶仃,郭嬷嬷是有家人的,偏偏老伴老来风流花心、儿子媳妇只会向她伸手要钱,只有唯一的闺女早嫁做人妇,用不着她操心,是以郭嬷嬷很少回去看家人,反倒更担心她奶大的小姐。

  「嬷嬷的好小姐,不要怕苦,吃了药才会好,等你有胃口了,嬷嬷炖盅竹笙人蔘鸡汤给你补补,瞧你瘦得不成人样,嬷嬷瞧了好心疼呀。」郭嬷嬷用绣帕轻拭,将粉色小嘴旁的药渍擦拭乾净。

  有鸡汤喝?

猜你喜欢

电梯门猛然打开,光亮瞬间透了进来

电梯门猛然打开,光亮瞬间透了进来,如追光灯一般,打在她的身上。“天呐,里面有人。”“那不是总裁办公室的温秘书……”有人惊呼着。“让开。”背后一声有力的低吟传来,人群不自觉的让开

2020-04-14

莱姐说,“既然是三少身边的人,长的太好看了反而不好

莱姐说,“既然是三少身边的人,长的太好看了反而不好,就是这种的最好,永远也不用担心三少会搞出什么办公室恋情,比那些秘书间里的狐狸精强多了。”木子姚目光仍旧停留在温暖离开的方向,

2020-04-14

爸爸,我又看到那个姐姐了

爸爸,我又看到那个姐姐了。”就在霍靳言陷入沉思时,霍景睿的声音意外插进来。顺着小景睿手指的方向望去,缓慢行驶的车窗外,梁晨曦的脸一闪而过。“停车。”霍靳言冷冷开口,司机如言停下

2020-04-14

车内,霍景睿看着坐在对面的霍靳言,

车内,霍景睿看着坐在对面的霍靳言,黑色玻璃珠似的眼睛目不转睛,长翘的睫毛眨啊眨,像个洋娃娃似的精致。可在国外上学时,没人敢当着霍景睿的面取笑他过于漂亮的长相,当然这并不代表没有

2020-04-14

何止是交集啊?”孙柔啧啧两声:“

何止是交集啊?”孙柔啧啧两声:“先不论咱们总裁人品怎么样,但那相貌绝对是一顶一的好啊,和电视里那些个明星模特比起来有过之而不及,而且还是从小就受到精英教育的,豪门呢,哪个女人不

2020-04-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