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你请便,别拖我下水了,我自知没本事和大少奶奶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81
  • 来源:酥酥影院18禁止

  那你请便,别拖我下水了,我自知没本事和大少奶奶斗,她比我们想像中难对付。」

  原本珍姨娘也想闹腾一番,不让人安宁,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理会,她拳头打在软棉花上,有力也无处使,闹了几回便自觉无趣,满脸灰溜溜地打退堂鼓。

  「啐!你是个没用的,光会对著我撒泼,真让你耍横却没块豆腐硬。」眉姨娘不屑地啐了一口。

  「没用就没用,至少我还有口饱饭吃,不像你为大少爷挡刀还落得如此的下场,人变丑了,鬼见了也怕,难怪大少爷连多看你一眼都不肯。」花魁又怎样,还不是有钱就能跨骑的妓女,一身污秽。

  「你……」

  见眉姨娘怒极要抡起凳子打人,吃饱喝足的珍姨娘一溜烟的闪身而出,前脚刚离了眉姨娘的屋子,后脚便到了夏荷院,再无半丝张狂之色地跪在崔氏脚旁。

  「事情办好了?」

  「是的,夫人,奴婢照你的吩咐去鼓动眉姨娘,她气得柳眉横竖,嘴巴都歪了,一门心思要和大少奶奶过不去。」眉姨娘想当出头鸟谁拦得住,她倒乐得「让贤」,不蹚浑水。

  珍姨娘的无脑,不完全是真的,在大宅门内讨生活还学不会看人眼色,那她这几年的二等丫头是白混了。

  正因她懂得装傻,能泼辣也能扮笨,崔氏才挑上她送到周明寰身边为妾,一来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,有个通风报信的耳报神,二来给他添堵,让他做什么事都不能放开手脚。

  「嗯!很好,有赏。」

  一句有赏,一旁的锺嬷嬷立刻丢了个荷包给珍姨娘,她拿到手用手轻掂了下,大约五两碎银左右,不由得嘴角一撇,暗骂小气,这种小钱只怕大少奶奶都拿不出手赏人。

  人一有了比较便不知足,以前有几百文铜钱就晕陶陶地躲起来偷笑,找个小酒瓮存起来,如今拿过银锭子的赏银反而看不起零碎的小钱,还认为被薄待了。

  人心之不足呀!蛇都能把屋子吞了。

  不过聊胜于无,拿了碎银的珍姨娘像是捡到金子般的谢恩,崔氏对她说了几句话便挥手让她退下。

  「娘呀,你要眉姨娘做什么?」神神秘秘地,教人看不懂她在打啥主意。

  「看著就好,别多事。」崔氏笑著点女儿鼻头,笑盈盈地眯起眼,好像在闻著摆放在窗边的玉兰香气。

  「大嫂的孩子不能生,一生我们这一房还有什么指望,三哥前几日还闹出事来,爹爹把他叫到书房骂了一顿。」她还没见过爹发那么大的脾气,狠狠十板子打得哥哥都见血了。

  一提起亲生儿子,崔氏眯起的眼骤睁,一闪厉色。「别胡说!那可是咱们周府的子孙,你爹可想抱孙子了。」

  可她心中暗忖,孟清华居然有了身子,她送的药材没用吗?

  那药不只避子还绝育,连续用上两年就别想再有子嗣,她算计得好好的,每个月让锺嬷嬷送到春莺院,也亲眼看她喝下了,是那帖药没错,药渣子她还让人拾回来验过。

猜你喜欢

电梯门猛然打开,光亮瞬间透了进来

电梯门猛然打开,光亮瞬间透了进来,如追光灯一般,打在她的身上。“天呐,里面有人。”“那不是总裁办公室的温秘书……”有人惊呼着。“让开。”背后一声有力的低吟传来,人群不自觉的让开

2020-04-14

莱姐说,“既然是三少身边的人,长的太好看了反而不好

莱姐说,“既然是三少身边的人,长的太好看了反而不好,就是这种的最好,永远也不用担心三少会搞出什么办公室恋情,比那些秘书间里的狐狸精强多了。”木子姚目光仍旧停留在温暖离开的方向,

2020-04-14

爸爸,我又看到那个姐姐了

爸爸,我又看到那个姐姐了。”就在霍靳言陷入沉思时,霍景睿的声音意外插进来。顺着小景睿手指的方向望去,缓慢行驶的车窗外,梁晨曦的脸一闪而过。“停车。”霍靳言冷冷开口,司机如言停下

2020-04-14

车内,霍景睿看着坐在对面的霍靳言,

车内,霍景睿看着坐在对面的霍靳言,黑色玻璃珠似的眼睛目不转睛,长翘的睫毛眨啊眨,像个洋娃娃似的精致。可在国外上学时,没人敢当着霍景睿的面取笑他过于漂亮的长相,当然这并不代表没有

2020-04-14

何止是交集啊?”孙柔啧啧两声:“

何止是交集啊?”孙柔啧啧两声:“先不论咱们总裁人品怎么样,但那相貌绝对是一顶一的好啊,和电视里那些个明星模特比起来有过之而不及,而且还是从小就受到精英教育的,豪门呢,哪个女人不

2020-04-14